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和煦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牛湾—长城与黄河在此交汇  

2006-04-02 23:28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老牛湾—长城与黄河在此交汇 - 和煦 - 和煦的博客
 
老牛湾—长城与黄河在此交汇 - 和煦 - 和煦的博客
 
老牛湾—长城与黄河在此交汇 - 和煦 - 和煦的博客
 
老牛湾—长城与黄河在此交汇 - 和煦 - 和煦的博客
 
老牛湾—长城与黄河在此交汇 - 和煦 - 和煦的博客
 
老牛湾—长城与黄河在此交汇 - 和煦 - 和煦的博客
 
老牛湾—长城与黄河在此交汇 - 和煦 - 和煦的博客
 
老牛湾—长城与黄河在此交汇 - 和煦 - 和煦的博客
 
老牛湾—长城与黄河在此交汇 - 和煦 - 和煦的博客
 
     老牛湾—长城与黄河在此交汇

作者:何绪华

  

    2004年5月2日,利用五一长假,与好友一行四人开始了“黄河与长城”的创作之旅。从北京出发时就是阴雨绵绵,一路上雨水时大时小,进入山西省的黄土高原一带,气温开始一路走低,过了应县和马站地区时,车上的温度表显示已近零摄氏度,雨水不断演变成了冰茬雪花,大时如同鹅毛飞舞,路边草木有些已凝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,初步形成了树挂般的小景,可惜天色阴沉加上已是黄昏时分,过于昏暗的光照已无法进行拍摄了。这到应了一句老话:“美中总有不足”!可出门第一天便能遇上这难得一见的气候景象,或许预示着此行之不虚。一路马不停蹄,途经北京灵山——河北蔚县——山西广灵县——浑源县(悬空寺)——应县——朔州——平鲁,于晚八时左右,到达山西省的偏关县城。
    偏关县地处晋陕蒙三省、区交界处,偏关为万里长城的外三关之一,是北疆之门户,京师之屏障。史料记载,这里东衔管涔山,西近黄河,北连内蒙,南通雁宁,自古为兵家征战、驻防之地。劫后余生的南城门保存完整,当地政府根据资料重修了门楼,门洞上方的金字匾额“偏头关”是山西省委书记胡富国的手笔。城门东西两侧,分别建有一座白色马赛克贴面的现代建筑,内有银行、旅店等单位,和古老的城关紧邻而居,显得不伦不类。
    晚上入住县城的政府招待所,在招待所大厅里见到这样的赞语:“长城是中华民族伟大精神的象征,黄河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摇篮;巍巍长城和滔滔黄河在偏关交汇,内长城和外长城在偏关相聚”。这句话让我这个出发时还对偏关毫无了解的人为之振奋,期待着明日天亮更好地一览其芳容!
    5月3日早晨5时不到大家便都爬了起来,草草洗漱便急忙上路。偏关县城距黄河还有30多公里的距离,路上不断见到高坡与山峦峡谷之上有城堡烽燧的遗迹,吸引得车上的众人目不暇接。太阳升起之时,路旁百米外的一座烽燧在高坡之上很是醒目,使得早已心氧难挠的同伴们停下车来喀嚓了一番,我也在这里按下了此行的第一次快门。
    抵黄河万家寨水利枢纽工程时已用了一个小时,这里已经形成为一座新兴城镇。在路边陡峭的河谷中一座孤峰上还有一座自成体系的古堡残存,其选址的地势之险峻令人唏嘘不已,虽然河谷中由于大坝的截流已无咆哮的黄河水奔腾,但仍然有一夫档关万夫莫开的险要气势。这一切不禁让人感叹,晋北这片与战争联系在一起的土地,数不清的征战与杀伐曾在这里上演。李广、卫青、霍去病、周勃、李牧、郭子仪、李自成等名将都在这片土地上运筹帷幄,演绎过凯旋也演绎过铩羽。数风流人物俱往已,尘埃落定,只留下数不清的战争遗存,让后人凭吊扼腕。偏关是山西的咽喉,而万家寨更是偏关之咽喉,万家寨的桥是连接山西和内蒙的要道,这里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。
    环道上山,许多地方还是碎石路,下临深谷,令人心惊。最难走的部分是万家寨至老牛湾的一段土石路,非越野性能良好的SUV最好别到这里来尝试。车子喘息着爬到山顶上转弯时,突然在群山中看见一个S字型的大湖,——这就是黄河了!见了母亲河,大家高兴得惊叫起来。由于万家寨的水坝拦住了泥沙,这里的黄河水已变得碧蓝碧蓝。湖水、群峰、蓝天交融在一起,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真能让人拜服在她的面前虔诚地祈祷,那种荣幸和惊讶是终生无法忘怀的。
    车子又爬行了半个多小时,终于到达了此路的尽头。远远便看到一座石头城堡建在一突起的石崖之上——老牛湾!这个古老的村庄地处秦、晋、蒙三省交界的黄河岸边,黄河、长城在此处交汇,并绵延向南10余公里,成为长城、黄河惟一并行的典型地段。河面最宽处不过百米。对岸悬崖高耸,那是内蒙的地界。这里的黄河水因万家寨工程将黄河截断,水的流速减慢,泥沙沉淀下去,使得原本浑黄的河水变成青绿。村庄的名字之所以叫老牛湾,相传是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发生地。
    在堡外百丈悬崖顶部,建有一座砖石空心城楼,名曰老牛湾墩,又名望河楼、护水楼,被称为“天下第一墩”。它建于明万历二十五年,墩高二十二米,上建有垛口和楼橹。墩体正面有供士兵上下的绳体和通道。用它瞭望来自黄河的敌情,点燃狼烟向东、南两边长城传递信息。楼的脚下是近百米的悬崖,河对面是广垠的内蒙大地。原本建在河边滩地上的边墙早已被黄河冲毁,只有这敌楼依然屹立于此,好似一名威武的戍边军人,忠于职守,无所畏惧。
    老牛湾堡三面环水,一面连山,呈马面状。各种石头建筑因势向形,随意散落在一块高百余米的巨石之上。石窑石屋比肩而居,石墙石院随形而就;石碾石磨、石杵石臼随处可见;石人石马、石仓石柜触手可得;窑前石檐低垂,墙后石碑仄立;炕头有石狮,院内置石锁;村北有石墩台,村南有石寨堡;整个村庄简直就是一个石头民俗博物馆。
    由于该村地处黄河中上游的土石山区,山大沟深,土地贫瘠,靠那从石头缝中开垦出来的几撮黄土养活不了这些黄河子孙。当年百余户的村子多数人家都搬到离该村10余里外离公路较近和吃水方便的地方去住了,剩下七户人家大多是老弱病残之人 ,只好留守在十屋九空的老牛湾了,以我看到不如说他们对这快土地留有更深的眷恋。
    我由瓮城入南门,见迎面是座石影壁,影壁后面,观音阁和关帝庙分列左右,面南背北。寺庙建筑残破,内中供有小型的观音和关公神像,墙上有壁画,案前有香火遗存。堡中还有一座“诸神庙”,残存有彩绘诸神,墙皮剥落。堡外四处的山包上也建有多座小庙,人神共同护佑着身后更为广阔无垠的家园……我在古堡内外疯狂地拍照!
    老牛湾,因长城与黄河在这里第一次握手而闻名天下。老牛湾的步伐也象老牛一样慢,这里的人似乎依然脸朝黄土背朝天,过着古老的、让大城市人“羡慕”的田园牧歌式的生活。素面朝天的老牛湾毫不走样地保留着岁月的痕迹,把我带回那金戈铁马的边塞风云,让我感受着古朴与苍凉的魅力。

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